新闻 原创 视频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生活 直播 | 文艺 教育 |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居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1996年,李健老师离开华蓥市教师进修校,来到重庆铁路中学,走在木板子楼里,每跨一步都嘎吱作响,这声音仿佛就是这所学校在对她说着欢迎。
   那些年,课堂上的主角还是老师,所有的知识都由一口一笔传播开来,最好的课件也不过是老师们自己手工制作的纸片或木块。不知何时起,教室里有了多媒体,教学节奏越来越快了,课程内容也越来越多了。李健说,印象最深的时刻,是刚当上老师时站在讲台上感受“万众瞩目”,是初为人师便怀着靠自己改变更多学生命运的梦想。
   “这必然是回不去的,就算回得去,也未必愿意。”铁中18年,李健的梦越来越小,却越发的清晰,越发的坚定,只想像做班主任一样去做
科任老师。
        如今,李健每次接到新班,第一节历史课上总会问全班学生:“谁愿意做我的课代表?”自荐的学生不少,全班就投票选择。        她说这是想在自己的课堂上有更多的自由和民主。课余时间,她和学生关系很好,除了谈到学习,也会谈到生活上的种种,会与学生互相送书,会毫无保留的倾诉自己心中的“诗和远方”。
  教师的身份逐渐让李健变得“柔软”,从刚当老师做班主任的强硬,到现在仅作为历史科任老师的温柔,她用了20多年来领悟为师者的意义:“教育需要柔性,需要等待,老师不能一成不变,不能固化自己,更不能因为惰性而停滞不前。”
   她说这叫做“教学相长”,只有不断平衡教与学的关系,不断平衡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才能让教育的力量发挥到极致。2009级那一届,李健担任一个班的历史老师,在一年的时间里她却像班主任那样投入时间和精力,打开了学生的心门。高一下期,文理分班,李健与这个班级暂别。
   一年后,李健教高三,当她走进教室的一霎那,学生们掌声雷动,因为这个新班里大部分学生就是她在高一时那个班的学生。这次重逢,师生间没有因为一年的暂别而显得生疏,这个班,这些学生对她已经熟悉,已经充满喜爱。
   “当你愿意助人成长的时候,你会有成就感,会有幸福感。”李健说,这是教师这个职业给她带来的感受,她享受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享受做老师的过程,也希望这个过程中有着自己传播的温度。
    余剑波至今记忆犹新,2012级带的那个班上48个学生中有25个的高考成绩超过重点分数线,其余学生也全部考上本科。
   倘若用应试教育的标准来评判这些数据,这无疑是极大的成功,但从成绩揭晓的那一刻起,余剑波的兴奋点就不在于此。他的欣喜若狂源自班上原本考不上重本的学生,因为选择了艺考而上线,原本上不了本科的孩子,因为坚持不懈而远远超越二本线。
   在余剑波看来,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固然是本职工作,但却不是这个职业的全部,在这之外,老师还应该关注学生的兴趣爱好,发掘学生所擅长的方面,并激励他们勇敢走上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铁路中学的‘星光文化’十多年来一直传承,‘没有差生,只有差异’是这里每个老师的共识。”18年的教育生涯,“星光文化”影响余剑波颇深,一如这里的每位老师,他逐渐学会站在学生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也学会了以学生的视角去审视高考,展望未来。
   发现某个学生有音乐天赋,余剑波会第一时间联系音乐老师来对其考评。如发现是个好苗子,学生自己又有兴趣,便会与家长沟通,看看是否同意孩子走这条道路。这样的事在余剑波身上,在铁中校园内往复发生,在成就更多学生的同时,也难以避免的遭到外界怀疑。
  “有人认为我们推荐学生参加艺考、体考是为了让他们走高考的捷径,是为了提升学校升学率。可能他们没思考过,人生其实没有捷径,但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道路。”在铁路中学,如余剑波的一样的班主任很多,他们善于发现学生的特长,对于每个孩子的性格特点铭记在心,他们不时在心中为某个孩子勾勒着更美好的未来,期盼学生都能成就更好的自己。
   余剑波说,分数不是衡量一个学生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更不应成为评判一个人过去与现在乃至未来的唯一标准。对他来说,哪怕遭到家长和外界的质疑,他也会敢于进言,他相信,这里的老师对孩子的了解程度已经超过了家长。
   这是铁中老师们别样的责任与担当,他们以更宽广的维度去看待学生的现在,发现学生的特质,包容学生的个性,支持学生的想法,成就学生的当下。而他们也这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懂得了审视教育、审视自我,完成自我修行。
  13年的教龄,陈南自认为不算长,她对教师与教育的理解,一如她对于语文的理解:没有立竿见影的成效,改变和成长只会在等待中潜移默化进行。
   每每接到新生,陈南会自带一个书架放在教室,她带头从家里拿书到学校,也发动学生带书来互相借阅。书目类型繁杂,她便要求学生在自带书本的扉页上写下推荐理由。
   高中繁忙,但她还是希望学生们每学期至少能读透一本书,而自己则在闲时大量阅读,她把阅读看作是对自己的打磨,也希望通过阅读拉近与学生的距离。在她看来,阅读是绝佳的学习方法,她希望学生掌握阅读、爱上阅读。
   每天,陈南会根据自己的阅读内容写一篇小故事交给学生,也会安排每个小组写一个当日小事件交给她,她希望以此促进师生间的了解与信任,她也希望通过学生们写的小事件能看到孩子们之间的差异。成为铁路中学的老师之后,她告诫自己:学生有差异,教学就要有差异。为此,她和语文老师们每周都会在教科室集中讨论近期的教学重点,反复打磨课程内容和教学方法。
  2005年,是陈南教师生涯发生转折的一年,原本教初中的她,因为学校缺乏高中教师而被抽调到高中部,而让她没有想到是自己刚毕业的初三学生中的大多数也来到了她的第一届高中班上。
   看到熟悉的学生,陈南欣喜之中带着忧愁,高中的课程要求、教学模式和初中大有不同,自己如何才能尽快适应,如何才能在熟悉的学生面前展示最好的自己,成了她当时最大的疑问。
   给她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她知道光靠“自我打磨”是不够的,这便想到了拜师。她找到当时铁路中学最为优秀的两位语文老师,拜他们为师,从高中阶段语文的课程设置、重点分布、教学手法等基础入手,逐一击破难点,在实践中向学生们证明了自己还是那个出色的语文老师。
   现在,陈南与那两位老师成了知心朋友,自己也在高中语文教学中积累起独到的理解和经验。在她看来,教师不能让学生远离自己,而要保持相互信任、相互认可,她还得不断打磨自己。
   这是铁中老师们别样的责任与担当,他们以更宽广的维度去看待学生的现在,发现学生的特质,包容学生的个性,支持学生的想法,成就学生的当下。而他们也这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懂得了审视教育、审视自我,完成自我修行。
 

当平凡之事成为他们最为温存的记挂

   关注学生更多,发现学生更多,为学生做得更多,铁路中学的老师们以最为平凡之事践行着他们坚持了十余年的“星光文化”。从他们口中说出的“没有差生,只有差异”是如此温存,如此自然,亦如此平淡。
   在这里,你能听到老师们对每个孩子性格的如数家珍,他们对于学生的了解程度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孩子;你能看到他们对于每个学生梦想的真切付出,这付出甚至也超越了对于自身梦想的坚持。
   在这里,学生的每一件平凡之事都被老师们记挂心头,或者说,这里的老师们哪有一刻不记挂着他们的学生,记挂着梦想,记挂着未来。
   如果每个人都曾是怀揣梦想的鸟儿,或许铁中的老师们已经选择了放弃天空,步履蹒跚,在学生的现在温存守候,在他们的未来静静双鬓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