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渡船 琼江“渡娘”教师义务护送学生上下学

情满渡船 琼江“渡娘”教师义务护送学生上下学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06-07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6月7日5时20分讯(特约通讯员 李慧敏 通讯员 郝好)6月初的清晨,蜿蜒的琼江水静静流淌,江面上升腾起淡淡的薄雾,一艘载着学生的机动船从远处驶来,船上传来一阵孩童的欢声笑语。

此时,一位中年女子已站在岸边,不停地朝着船只驶来方向张望。船终于停稳了,9个背着书包的孩子依次准备下船,女子伸手一个一个把孩子们接上岸来。渡船不大,一次荷载20余人,由专门的船夫开船。船夫咧开嘴笑了:“渡娘,你今天等了多久了啊?”

这名中年女子是铜梁区少云镇关溅小学六年级一班班主任刘明静。她从两年前开始,就义务护送学生往返渡口乘船上学、回家,被当地村民称为“渡娘”。

位于琼江边的关溅小学有在校学生600多名,其中部分来自琼江对岸的村子。由于家与学校中间隔着琼江,孩子们从陆路上学需要从少云大桥绕近20分钟的路程,乘船过河便成了上学的捷径。学校低年级的孩子一般有家长接送,而高年级学生大多自行乘船渡河。

碧波荡漾的琼江河滋养着两岸生机,却也暗藏着危险。为保障学生安全渡河,2017年,学校成立了一支由老师自发组成的护河小分队,由老师们轮流值班,开始有计划地接送学生们过河。几年来,没有一名学生因乘船发生意外。

已经在关溅小学任教13年的刘明静就是最早自发护送孩子过河的老师之一。

两年前,刘明静接任六年级一班班主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班上需要乘船过河的学生名单。她发现班上有3名学生需要渡河,其中两名是留守儿童。于是,这3名学生就成了她每天的牵挂。每天放学时,她都反复叮嘱孩子们:“等船的时候不要下水玩,船来了后要等船停稳才能上,开船后不能乱走动,下船时不要跳……”

为了让学生安全乘船过河,她还选了一名负责任的学生做“船长”,负责检查、提醒同学们乘船注意事项。一天早上,“船长”告诉她,前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有一名同学上船时差点掉进河里。刘明静听后,惊出一身冷汗。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啊,万一有个闪失,后果不堪设想。思前想后,她决定每天亲自接送这3个孩子。

从此以后,刘明静除了完成每天教学工作外,又多了一项沉甸甸的义务——护送需要渡河的学生们。每天早上,她总是早早起床,到码头等待,等孩子们都到了,再一起乘船回到学校。下午放学,把其他学生送出校门后,她又带着需要乘船的孩子来到码头,等待渡船到来,护送孩子过河,直到孩子们都下了船,走远了,她才转身离开。老船夫还曾经和她开玩笑:“老师,你每天都到这码头来报到,是想跟我抢饭碗,当渡娘吗?”

今年5月复课后,刘明静又主动向校领导提出常驻学校,这样接送孩子过河更方便:“全校9个要坐渡船的学生,都交给我,我每天负责接送,保证一个也不少。”每天下午放学时,她都会在校门等待,领着这9个孩子向码头出发。

“刘老师,太感谢你了,我们每天忙农活走不开,有你送娃儿过河,我们放心了。”一些家长觉得刘老师很辛苦,很过意不去。刘明静笑笑说:“只要孩子们好好学习,长大后有爱心,多奉献社会,我就满足了。”

“刘老师是护河小分队的主力队员。从早上上学再到下午放学,她都跟着孩子,目送每一个孩子安全到达对岸。”说起老师送渡一事,关溅小学校长赵明感慨地说,老师们在偏远学校教学,本身条件就很艰苦,为学生付出了很多。从两年前开始送渡至今,没有任何硬性的规定,也没有额外的报酬,他们都是义务护送。

如今,在关溅小学,“护河小分队”成员已由最初的少数几名老师扩大到全体老师。这学期,由于有专门的老师护送孩子过河,乘坐渡船上下学的孩子已增加到13名。“哪怕只有一名学生过河,我们也会坚持护送下去,让学生平安渡河,让家长放心。”赵明说。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情满渡船 琼江“渡娘”教师义务护送学生上下学

2020-06-07 06:05:00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6月7日5时20分讯(特约通讯员 李慧敏 通讯员 郝好)6月初的清晨,蜿蜒的琼江水静静流淌,江面上升腾起淡淡的薄雾,一艘载着学生的机动船从远处驶来,船上传来一阵孩童的欢声笑语。

此时,一位中年女子已站在岸边,不停地朝着船只驶来方向张望。船终于停稳了,9个背着书包的孩子依次准备下船,女子伸手一个一个把孩子们接上岸来。渡船不大,一次荷载20余人,由专门的船夫开船。船夫咧开嘴笑了:“渡娘,你今天等了多久了啊?”

这名中年女子是铜梁区少云镇关溅小学六年级一班班主任刘明静。她从两年前开始,就义务护送学生往返渡口乘船上学、回家,被当地村民称为“渡娘”。

位于琼江边的关溅小学有在校学生600多名,其中部分来自琼江对岸的村子。由于家与学校中间隔着琼江,孩子们从陆路上学需要从少云大桥绕近20分钟的路程,乘船过河便成了上学的捷径。学校低年级的孩子一般有家长接送,而高年级学生大多自行乘船渡河。

碧波荡漾的琼江河滋养着两岸生机,却也暗藏着危险。为保障学生安全渡河,2017年,学校成立了一支由老师自发组成的护河小分队,由老师们轮流值班,开始有计划地接送学生们过河。几年来,没有一名学生因乘船发生意外。

已经在关溅小学任教13年的刘明静就是最早自发护送孩子过河的老师之一。

两年前,刘明静接任六年级一班班主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班上需要乘船过河的学生名单。她发现班上有3名学生需要渡河,其中两名是留守儿童。于是,这3名学生就成了她每天的牵挂。每天放学时,她都反复叮嘱孩子们:“等船的时候不要下水玩,船来了后要等船停稳才能上,开船后不能乱走动,下船时不要跳……”

为了让学生安全乘船过河,她还选了一名负责任的学生做“船长”,负责检查、提醒同学们乘船注意事项。一天早上,“船长”告诉她,前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有一名同学上船时差点掉进河里。刘明静听后,惊出一身冷汗。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啊,万一有个闪失,后果不堪设想。思前想后,她决定每天亲自接送这3个孩子。

从此以后,刘明静除了完成每天教学工作外,又多了一项沉甸甸的义务——护送需要渡河的学生们。每天早上,她总是早早起床,到码头等待,等孩子们都到了,再一起乘船回到学校。下午放学,把其他学生送出校门后,她又带着需要乘船的孩子来到码头,等待渡船到来,护送孩子过河,直到孩子们都下了船,走远了,她才转身离开。老船夫还曾经和她开玩笑:“老师,你每天都到这码头来报到,是想跟我抢饭碗,当渡娘吗?”

今年5月复课后,刘明静又主动向校领导提出常驻学校,这样接送孩子过河更方便:“全校9个要坐渡船的学生,都交给我,我每天负责接送,保证一个也不少。”每天下午放学时,她都会在校门等待,领着这9个孩子向码头出发。

“刘老师,太感谢你了,我们每天忙农活走不开,有你送娃儿过河,我们放心了。”一些家长觉得刘老师很辛苦,很过意不去。刘明静笑笑说:“只要孩子们好好学习,长大后有爱心,多奉献社会,我就满足了。”

“刘老师是护河小分队的主力队员。从早上上学再到下午放学,她都跟着孩子,目送每一个孩子安全到达对岸。”说起老师送渡一事,关溅小学校长赵明感慨地说,老师们在偏远学校教学,本身条件就很艰苦,为学生付出了很多。从两年前开始送渡至今,没有任何硬性的规定,也没有额外的报酬,他们都是义务护送。

如今,在关溅小学,“护河小分队”成员已由最初的少数几名老师扩大到全体老师。这学期,由于有专门的老师护送孩子过河,乘坐渡船上下学的孩子已增加到13名。“哪怕只有一名学生过河,我们也会坚持护送下去,让学生平安渡河,让家长放心。”赵明说。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杜娟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