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了马甲”的奥数培训为何依然火?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6-07-29

    班主任在期末结课式上“尽量少上培训班”的温馨提示,最终还是没有给9岁的亮亮带来惊喜——从放暑假第二天起,亮亮就被妈妈安排到两家不同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每天6小时的数学思维集训。

    在北京,像亮亮这种暑期“被安排”到校外机构“进补”的孩子还有不少。连日来,记者对北京海淀区多家培训机构走访时发现,上各种数学思维训练班已成为不少小学生暑期“进补”的标准“食谱”,甚至同是数学思维训练班,有的家长竟然一个暑假给孩子报了四五个。

    同一类培训班,家长同时报几个

    “今天老师讲的听懂了没有?随堂测验考了几分啊?”在北京北三环西路一家培训机构门口,早已在这儿等儿子亮亮放学的杨女士,一边快步上前接过儿子肩上的书包,一边迫不及待地询问。

    “满分10分,我错了两道题,只得了6分。”面对妈妈的询问,亮亮有些慌乱地故意压低了声音。“没关系,回家再做几道题,下次就能拿满分了!”对于妈妈的“安慰”,亮亮沉默了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嗯”字。

    在学校里与亮亮同班的43名同学中,有十几个都在这家培训机构报了暑期培训班,并且几乎所有人都报了数学思维训练班。从7月10日至8月20日,这家机构几乎没有空闲,各类培训班依次排满。以数学思维训练班为例,每个训练班持续开10至12天课,有的按照年龄段大致分班,也有的是春季班的自然延伸班。为了报暑期数学思维训练班,有的家长在春季培训班临近结束时就按授课老师提示的“依据报名先后排座位”,通过微信远程抢报;也有的家长在训练班报名当天,就早早地赶到现场排队抢报。

    “我们是他们的老顾客了!”站在这家机构门口等孩子的李先生说,“从二年级起,我孩子就在这里学奥数和英语,每周要上5次课,奥数3次,英语2次,每次一个半小时。暑假本来想遂孩子愿,暂时停一停,但在6月底春季班结束时培训班老师说暑期课程是接着春季班的,如果暑期班不上,孩子再上秋季班时可能就听不懂了!”

    无奈之下,报名当天,李先生不仅把女儿数学暑假班和秋季班的学费都一次性交了,而且在另一家以英语培训见长的培训机构又给女儿增报了另一种形式的数学培训班。

    “为什么在两家不同机构都报了数学思维培训班呢?”面对记者的疑问,李先生说:“听说每个机构教学方法不同,而且听老师说数学思维训练还包括数论、几何、行程、组合等多类问题,所以多报几个,或许总有一类是适合孩子的。每次参加培训学校的家长会,老师都在说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如果不对孩子进行数学思维训练,很难顺利上重点学校……”

    数学思维训练,其实是“换了马甲”的奥数

    “××中学高考理科状元、××中学中考文科状元某年在这里上过奥数班”“××小学某某同学获得××杯数学竞赛一等奖,某年被××中学录取”……诸如此类的宣传,记者在很多培训机构的走廊、大厅等显眼处都能看到。

    近几年,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严禁把奥数成绩与升学、分班挂钩,但奥数与升学间的藕断丝连,仍延续着过去的惯性,“指挥”着家长们的选择。

    “请问你们这里有奥数培训吗?”话音刚落,北京大钟寺附近某培训机构前台接待人员不假思索地拿出标有“数学思维训练”“数学思维培训”等字样的广告页,逐一向记者介绍。

    “我问的是奥数培训班,不是数学思维训练。”在记者追问下,该接待人员解释说:“数学思维训练其实就是奥数啊!”

    数学思维培训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课程?记者从某培训机构小学三年级的随堂测验试卷上看到这样一道题:兄弟两人去钓鱼,一共钓了23条,哥哥钓的鱼比弟弟的3倍还多3条,哥哥弟弟各钓了多少条?

    “这是奥数里一道典型的‘和倍问题’应用题。孩子们要答对它,既可以用和倍公式去解答,也可以用代数方法解答。”湖北襄阳五中特级数学教师李锡林说,“从课纲的角度说,代数是初中才学的。显然,这道题目对于一个小学三年级孩子来说是比较难的,远超学校的教学范围。”

    教了十几年数学的杭州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学校副校长胡晓敏说:“以前的孩子三四年级才参加课外奥数班培训,而且每个班至多也就四五个孩子。如今,我教的学生从一年级就开始参加奥数培训了,到了三四年级班上已经有百分之四五十左右的孩子参加过奥数培训。甚至,有时我也会产生质疑自己的教学能力和学校数学教育的幻觉。令人不解的是,有些数学老师甚至也公开鼓励和怂恿孩子去参加类似的培训。”

    数学思维集训,更像是在训练家长的思维

    实际上,孩子上不上数学思维训练班,大多数时候的决定权在家长。浙江省教研室副主任张丰认为,家长们许多恐慌式的决定,既与整个社会以学习成绩为评价的大环境有关,也与家长们所关注的各种网络社区、社交群密切相关。

    “家长产生这种恐慌以及奥数始终‘高烧不退’,原因在于社会对中小学教育评价存在‘四个过度’:过度关注考试成绩、过度关注执笔测验、过度关注横向比较、过度关注尖子生。”张丰认为,其实孩子成长是多方面的,现在的问题是家长、学校、地方政府更关心的是学生成绩。

    在张丰看来,奥数的本质并不坏,它能满足有相关潜质学生的学习需求。比如,有的孩子通过学习确实可以提高思维能力,但有不少孩子仅仅只是通过技巧的记忆来实现所谓的思维训练。

    “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学习奥数。”李锡林认为,过度超标超纲的奥数虽然满足了家长为孩子升学考虑的单方面心理需求,但对于低年级小学生来说,可能带来的是厌恶数学学习等负面影响,甚至还可能干扰学校正常的数学教学。

    张丰认为,不论各地如何喊停奥数,它始终热度不减的根源在于畸形的社会评价。就像过去驱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无形之手”的GDP一样,升学率现在俨然成了区域教育发展的“GDP”。绝大多数家长评价教育质量的标准,往往简单聚焦于当年高考的升学率、一本上线率甚至“北清数”。这种高度量化的评价机制有着简明、强势的特点,而这一系列数据的校际比较、县际比较,使得奥数成为一些家长眼中升学的敲门砖。记者 柯进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换了马甲”的奥数培训为何依然火?

2016-07-29 06:08:12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严禁奥数与升学挂钩,但奥数仍惯性地“指挥”着个别家长。

    班主任在期末结课式上“尽量少上培训班”的温馨提示,最终还是没有给9岁的亮亮带来惊喜——从放暑假第二天起,亮亮就被妈妈安排到两家不同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每天6小时的数学思维集训。

    在北京,像亮亮这种暑期“被安排”到校外机构“进补”的孩子还有不少。连日来,记者对北京海淀区多家培训机构走访时发现,上各种数学思维训练班已成为不少小学生暑期“进补”的标准“食谱”,甚至同是数学思维训练班,有的家长竟然一个暑假给孩子报了四五个。

    同一类培训班,家长同时报几个

    “今天老师讲的听懂了没有?随堂测验考了几分啊?”在北京北三环西路一家培训机构门口,早已在这儿等儿子亮亮放学的杨女士,一边快步上前接过儿子肩上的书包,一边迫不及待地询问。

    “满分10分,我错了两道题,只得了6分。”面对妈妈的询问,亮亮有些慌乱地故意压低了声音。“没关系,回家再做几道题,下次就能拿满分了!”对于妈妈的“安慰”,亮亮沉默了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嗯”字。

    在学校里与亮亮同班的43名同学中,有十几个都在这家培训机构报了暑期培训班,并且几乎所有人都报了数学思维训练班。从7月10日至8月20日,这家机构几乎没有空闲,各类培训班依次排满。以数学思维训练班为例,每个训练班持续开10至12天课,有的按照年龄段大致分班,也有的是春季班的自然延伸班。为了报暑期数学思维训练班,有的家长在春季培训班临近结束时就按授课老师提示的“依据报名先后排座位”,通过微信远程抢报;也有的家长在训练班报名当天,就早早地赶到现场排队抢报。

    “我们是他们的老顾客了!”站在这家机构门口等孩子的李先生说,“从二年级起,我孩子就在这里学奥数和英语,每周要上5次课,奥数3次,英语2次,每次一个半小时。暑假本来想遂孩子愿,暂时停一停,但在6月底春季班结束时培训班老师说暑期课程是接着春季班的,如果暑期班不上,孩子再上秋季班时可能就听不懂了!”

    无奈之下,报名当天,李先生不仅把女儿数学暑假班和秋季班的学费都一次性交了,而且在另一家以英语培训见长的培训机构又给女儿增报了另一种形式的数学培训班。

    “为什么在两家不同机构都报了数学思维培训班呢?”面对记者的疑问,李先生说:“听说每个机构教学方法不同,而且听老师说数学思维训练还包括数论、几何、行程、组合等多类问题,所以多报几个,或许总有一类是适合孩子的。每次参加培训学校的家长会,老师都在说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如果不对孩子进行数学思维训练,很难顺利上重点学校……”

    数学思维训练,其实是“换了马甲”的奥数

    “××中学高考理科状元、××中学中考文科状元某年在这里上过奥数班”“××小学某某同学获得××杯数学竞赛一等奖,某年被××中学录取”……诸如此类的宣传,记者在很多培训机构的走廊、大厅等显眼处都能看到。

    近几年,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严禁把奥数成绩与升学、分班挂钩,但奥数与升学间的藕断丝连,仍延续着过去的惯性,“指挥”着家长们的选择。

    “请问你们这里有奥数培训吗?”话音刚落,北京大钟寺附近某培训机构前台接待人员不假思索地拿出标有“数学思维训练”“数学思维培训”等字样的广告页,逐一向记者介绍。

    “我问的是奥数培训班,不是数学思维训练。”在记者追问下,该接待人员解释说:“数学思维训练其实就是奥数啊!”

    数学思维培训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课程?记者从某培训机构小学三年级的随堂测验试卷上看到这样一道题:兄弟两人去钓鱼,一共钓了23条,哥哥钓的鱼比弟弟的3倍还多3条,哥哥弟弟各钓了多少条?

    “这是奥数里一道典型的‘和倍问题’应用题。孩子们要答对它,既可以用和倍公式去解答,也可以用代数方法解答。”湖北襄阳五中特级数学教师李锡林说,“从课纲的角度说,代数是初中才学的。显然,这道题目对于一个小学三年级孩子来说是比较难的,远超学校的教学范围。”

    教了十几年数学的杭州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学校副校长胡晓敏说:“以前的孩子三四年级才参加课外奥数班培训,而且每个班至多也就四五个孩子。如今,我教的学生从一年级就开始参加奥数培训了,到了三四年级班上已经有百分之四五十左右的孩子参加过奥数培训。甚至,有时我也会产生质疑自己的教学能力和学校数学教育的幻觉。令人不解的是,有些数学老师甚至也公开鼓励和怂恿孩子去参加类似的培训。”

    数学思维集训,更像是在训练家长的思维

    实际上,孩子上不上数学思维训练班,大多数时候的决定权在家长。浙江省教研室副主任张丰认为,家长们许多恐慌式的决定,既与整个社会以学习成绩为评价的大环境有关,也与家长们所关注的各种网络社区、社交群密切相关。

    “家长产生这种恐慌以及奥数始终‘高烧不退’,原因在于社会对中小学教育评价存在‘四个过度’:过度关注考试成绩、过度关注执笔测验、过度关注横向比较、过度关注尖子生。”张丰认为,其实孩子成长是多方面的,现在的问题是家长、学校、地方政府更关心的是学生成绩。

    在张丰看来,奥数的本质并不坏,它能满足有相关潜质学生的学习需求。比如,有的孩子通过学习确实可以提高思维能力,但有不少孩子仅仅只是通过技巧的记忆来实现所谓的思维训练。

    “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学习奥数。”李锡林认为,过度超标超纲的奥数虽然满足了家长为孩子升学考虑的单方面心理需求,但对于低年级小学生来说,可能带来的是厌恶数学学习等负面影响,甚至还可能干扰学校正常的数学教学。

    张丰认为,不论各地如何喊停奥数,它始终热度不减的根源在于畸形的社会评价。就像过去驱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无形之手”的GDP一样,升学率现在俨然成了区域教育发展的“GDP”。绝大多数家长评价教育质量的标准,往往简单聚焦于当年高考的升学率、一本上线率甚至“北清数”。这种高度量化的评价机制有着简明、强势的特点,而这一系列数据的校际比较、县际比较,使得奥数成为一些家长眼中升学的敲门砖。记者 柯进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赵颖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